这2.5万人里竟出了“内鬼”!美国国民警卫队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

原标题:这2.5万人里竟出了“内鬼”!美国国民警卫队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

来源:瞭望智库 (zhczyj)王培志  张裔

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暴力冲击国会大厦。2.5万名荷枪实弹的国民警卫队队员被紧急抽调,前往华盛顿负责安保工作。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这2.5万人里竟出了“内鬼”。

五角大楼官员表示,FBI将对这2.5万人进行背景审查。22日,FBI称,已逮捕22名现役或退役军人。

25日,又一名参与暴力冲击国会大厦的弗吉尼亚州国民警卫队队员被警方逮捕……同日,新上任的拜登总统发布行政令,推翻了特朗普关于禁止跨性别者参军的禁令。

美国国民警卫队,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

本该守护一方安宁的军事力量,为何与暴乱和恐怖袭击扯上了关系?

病根儿,究竟在哪里?

1

保卫者,被FBI审查

美国国民警卫队是一支准军事部队——陆军国民警卫队和空军国民警卫队,共同构成美国后备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50个州、首都华盛顿特区以及3个海外属地都有各自的国民警卫队,目前约有45万人。

其中,各州国民警卫在平时由州长调动,在战争等极端情况下,总统可掌握指挥权;华盛顿特区的国民警卫队都直接听命于总统,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总统会将指挥权下放给国防部和陆军。

其职责非常广泛,如应对自然灾害、恐怖袭击及骚乱、打击毒品等。此外,在战争期间,国民警卫队可转为现役,执行海外作战任务。

1月19日,《华盛顿邮报》称,有一些打着“支持特朗普”旗号的右翼极端分子,正计划伪装成国民警卫队队员,对守备薄弱的设施和区域进行突袭。因此,要保证典礼正常进行,审查工作势在必行。

田纳西州民主党众议员史蒂夫•科恩发出“不祥的暗示”:“国民警卫队大约90%是男性,且只有大约20%的白人男性投票给拜登。”他说,“在国民警卫队中,大多数人是保守派……真正想保护拜登的人可能不到25%,另外75%都是想对拜登做点什么的人。”

陆军部长麦卡锡警告指挥官们,在就职典礼临近之际,要注意军队内部的任何问题:“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一点,我们需要落实所有机制,彻底审查这些支持此类行动的人。”“我们正在不断地审查这一程序,并对参与这次行动的每一个人进行第二、三次审查。”

此前,他和其他军事领导人为准备就职典礼进行了长达3个小时的详尽安全演习。保安人员也在接受如何识别潜在内部威胁的培训。

“9·11”事件后,调查内部威胁一直是执法部门的首要任务。此类威胁一般来自本土的极端分子,这些人受“基地”组织、“伊斯兰国”或类似组织影响。此次针对拜登就职典礼的威胁,来自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极右翼民兵组织成员、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其他激进组织,他们被怀疑可能会在就职典礼上制造“麻烦”,甚至对拜登发动袭击。

FBI根据入伍人员数据库和观察名单对这些人进行背景审查。

1月19日,12名陆军国民警卫队队员被发现与右翼民兵组织有联系,并可能在网上发布极端主义观点,因此被调离安保岗位。其中,2人因为发表了“不当言论”被举报,而另外10人则是在审查过程中被发现存在“可疑行为”。22日,FBI称,已逮捕22名现役或退役军人。

美国军方强调,目前的调查结果并不能证实这12人存在确凿的违纪行为,调离岗位的决定主要是为了防范“任何有可能的意外”。

国民警卫队司令丹尼尔•霍坎森表示:“出于高度谨慎,如果有任何身份(问题)或任何需要调查(的问题),我们会自动将这些人员从工作中撤下来,确保他们不属于(相关)任务组别,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会确保将他们送回家。”

此外,国土安全部特勤局发出警告:一些国民警卫队队员“在网上发布照片和行动细节的情况有所提升”“任何服役人员都不应该在网上发布位置、图片或描述,关于当前的行动或他们正在保护的敏感地点”。

1月20日,在森严的戒备下,当天出现在华盛顿街头的抗议者寥寥无几,拜登的就职典礼“有惊无险”地结束了。

本来承担着守土卫国职责的准军人,为何会将枪口转向自己人?

是不是美军入伍审查出了问题,使激进分子混进了队伍?

2

门槛,看起来不低

国民警卫队队员审查参照现役部队,入伍前都经过重重筛选,总的来说,涉及以下4个方面:

第一,综合标准。

年龄在17~35周岁之间(17岁的青年需父母或法定监护人书面同意);

须拥有美国国籍或合法移居美国的永久居住权,外国移民须拥有合法移民证件;

有子女的未婚青年不得入伍;

文化程度原则上须达到高中毕业水平。

第二,体格标准。

身高标准为男性1.52~2.03米、女性1.47~2.03米,体重根据性别、年龄和身高有不同要求;视力须达到军种专业规定的标准;有糖尿病、严重过敏、癫痴、嗜酒或吸毒等现象者均不合格。

据五角大楼统计,2020年,美国大约有1.5万名应征者因为体重问题而被拒之门外。

第三,智力标准。

美军通过“武装力量职业能力测试”(ASVAB)考查应征者的智力标准,评估其是否适合入伍以及能否胜任军中某些具体工作。

ASVAB是全国统一测试,分两个部分共10项内容。第一部分为军队资格测试,包括词汇知识、阅读理解、计算推理及数学知识4项;第二部分为专业潜力评估测试,包括普通科学、工艺知识、机械常识等6项。

ASVAB的成绩非常重要,与公民(或合法永久居民)地位、高中毕业(或以上)证书一起,并称为美国人入伍的“三大件”。军方人事部门依据军种和专业的特殊要求设定最低录取线,并参考测试成绩、部队需求和个人意见,对应征者的专业、岗位统一进行调配。

测试成绩合格并经军方初步审查符合条件的应征者,在收到征兵通知后,到本地区的入伍登记站报到,并参加由军方组织的生理检查和心理检查(含智力和精神状况评估),以确定其是否适合服役。

第四,行为标准/背景审查。

这项内容主要包括两部分:

其一,犯罪记录。

新兵入伍,会在体检时留下指纹,由FBI依据其指纹在数据库中进行检索审查犯罪记录。此外,美国国家安全部门为每个美国人发放有一个终身不变的社会安全号码,军方可通过该号码查到诸如个人工作记录、纳税记录、存贷款信用记录、劳保救济记录及犯罪记录(包括交通肇事记录、出入境记录)等信息,以此作为入伍审查的基本考量范围。

其二,个人及家庭情况。

应征者可选择在征兵站、学校、工作单位或家里接受面试(特殊兵种须进行多次面试),报名时须提供出生证明、高中毕业证书、成绩单、社会安全卡和健康证明等有关材料,汇报过去10~15年里去过的地方、从事的工作及证明人或联系人,甚至还包括直系亲属过去10年内的主要活动情况。

3

征兵难,于是大幅放水

以上资料都被记录在案,由军方和FBI、国家安全部门进行核实。

综合美国相关法律规定,如下几类人不适合参军:

*有反社会和反军队倾向、患有精神疾病(含心理疾病)、有犯罪前科者等,不适合服兵役;

*吸毒酗酒成瘾、贩卖毒品或有“重罪历史”(被起诉即成立)的人永远不得参军;

*诸如轻度吸毒酗酒、敲诈等轻罪则需申请豁免,如果军方认为应征者已摆脱这些问题并在过去几年里没有再犯,就会提出豁免并重新审查其资格;

*跟敌对团体、暴力团体或外国政党有密切联系的,一概禁止入伍。据统计,因犯罪记录不能入伍的约占应征者的10%。

照理说,依照如此严格的标准,经过重重筛选进入队伍的军人应该靠得住。然而,纸面上的周密布置,所起到的作用似乎非常有限。

早在2003年,五角大楼就专门组织了一大批军内外专家,耗费10年,起草了6份调查报告,其中一份明确指出:

“国防部面临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有些军人的记录表明,他们在服役前和服役期间有过不合乎标准的行为,这些个人构成了其行为具有毁灭性的群体,极需要把他们指认出来。”

然而,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后美国全球战略面临的巨大压力,使美军急于扩大军队数量,导致近年来兵源数量不足的问题日益凸显。无奈之下,美军征兵标准一降再降,并且,对已经身在军中的“问题人士”审查形同虚设。

美国国防部一方面承认,放松入伍审查及降低征兵标准是“不得已而为之”,另一方面,坚称招收的这些有犯罪前科者都接受了严格的审查,合乎有关程序,并作出如下解释:军方看重的是应征者的“整体情况”,而不是历史污点。

由此,美军存在大量涉及精神疾病、暴力犯罪和宗教纠纷的“问题军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剧。

4

精神疾病患者,也能当兵

美国国防部6130.03指令《军人任用、入职和上岗医学标准》中“学习、精神和行为障碍”一篇明确规定21种心理障碍的应征公民将不能通过入伍健康检查:

当前或曾经患有注意力缺失与多动障碍、学习障碍、发展障碍、精神病、双向情感障碍、抑郁症、适应障碍、品行障碍、冲动障碍、厌食症或暴食症、强迫症、创伤性应激障碍、焦虑障碍,以及有自杀史或住过精神病院等。

但是,实际上,美军放松了对应征者的智力测试和医学检查。

我们来看一个典型案例。2013年9月16日,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海军海洋系统司令部总部大楼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枪击案,造成包括一名枪手在内的13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

经调查,嫌犯亚伦•亚历克西斯是一名国防承包商员工,2007年作为后备役军人在得克萨斯州一支海军后勤支援部队服役,获得两枚勋章,2011年因“行为不端”退役。后来,他成为惠普公司一个下级承包商的员工,为军方提供电脑系统升级服务。

警方透露,参与“9•11”事件救援工作致使其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症,表现为严重的情绪失控。他曾有过3次被捕记录,其中2次涉枪。

第一次是2004年,他因受到邻居的“嘲笑”极度愤怒,向一辆汽车的轮胎连开3枪被警方逮捕。第二次是2008年,他因“行为不检点”被捕。第三次在2010年,他因“做晚饭后手太油腻”用枪将楼顶打穿,遭邻居投诉后被捕。

此外,他在服役期间还曾有过8次行为失当。

警方称,亚历克西斯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常常伴有妄想症、失眠和幻听,长期在军队医院接受心理治疗,此间,他曾先后在7个海军基地工作。

亚历克西斯2001年就表现出严重的精神障碍,竟然顺利通过严格的入伍审查、成为军人,还于2008年获得国防部批准的“机密安全级别”随意出入戒备森严的海军大楼。

在累累前科之下,海军竟没有进行任何安全审查,更未取消其安全权限,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美军中,亚历克西斯这类“潜在行凶者”为数不少,大多有暴力倾向。

5

有犯罪前科,可以!

美军放松了对军人犯罪前科的调查。

根据美军规定,应征者如有偷窃、暴力等犯罪前科,或有其他严重的不良行为,需由教师、教练等“体面人士”提供担保证明,并经过军队一名准将或以上级别军官批准,才有资格参加入伍审查。

2008年,由于新兵中有犯罪前科的人数比例大幅提高,美军中拥有担保证明的新兵已从2004年的4.6%上升到13%。

美国国防部数据显示,在近几年审核通过的新兵中约有2/3曾有过犯罪行为。特别是2006年倍受争议的“道德标准豁免计划”实施后,一年内,有犯罪前科的士兵数量从15%增长到18%。

陆军2006年招募的有犯罪前科的新兵为249人,2007年为511人(其中多数为盗窃犯、吸毒犯,还有少数强奸犯和杀人犯);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招募的有犯罪前科的新兵中,也大都是盗窃犯、抢劫犯、交通肇事者,甚至还有5名炸弹恐怖分子!

2010年,陆军招募的新兵中超过15%有违法犯罪记录,其中包括五花八门的轻罪和重罪,如伪造支票、轻微人身伤害等。

由于征兵标准一再降低,军队监管不力,许多有前科的士兵甚至在军中“重操旧业”,他们肆无忌惮地组织帮派,贩卖枪支和毒品,成为军中“黑帮”。

2017年初,美军中黑帮分子的数量至少达到2.15万人。随着近年来美军滥杀、抢劫、性侵、贩毒等恶性案件不断曝光,民众对军队的支持率自“9•11”事件后持续走低。

6

宗教身份,激化矛盾

美国国防部数据显示,“9•11”事件后军中穆斯林的数量已达数万人。在此事上,美军常常陷入窘境——既要利用他们在语言和文化方面的优势,又担心他们同情、支持恐怖主义,甚至袭击战友和民众。

在这样的环境下,穆斯林军人在美军中始终受到质疑,美军+穆斯林这样的双重身份,也令他们自身感到困惑。美国陆军原参谋长卡西将军曾对军中反穆斯林情绪和行为表示担忧。另外,美军在中东地区虐待囚犯、焚烧古兰经的暴行,更是让穆斯林军人愤恨不已。

当军队中的宗教矛盾逐步激化,达到像种族矛盾、毒品和自杀那样无法遮掩的地步时,震惊美国的“国内恐怖事件”在美军胡德堡基地爆发了。

2009年11月5日,陆军少校尼达尔•哈桑手持双枪,在基地内向准备部署到伊拉克和阿富汗前线正等待注射疫苗和体检的士兵开枪,造成13死32伤。

这是迄今在美国军事基地内发生的最为血腥的枪击事件。

1970年,哈桑生于弗吉尼亚州,约旦裔,曾获得两枚奖章,没有海外任职经历。2009年7月,他被调进胡德堡基地。据媒体报道,他性格孤僻,沉默寡言。作为心理医生,他经常接触一些受伤回国的士兵,平时性情温和。然而,只要触及宗教或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问题,他就表现得十分激动。

哈桑的亲属称,由于身上的阿拉伯血统,他和家人自“9•11”事件后一直受人冷眼。从那时起,他就想脱离军队,经常与支持反恐战争的军人发生口角,甚至在网上留下“激进言论”。

一名宗教人士声称,哈桑曾在2008年12月通过电子邮件向其咨询:“根据伊斯兰法律,杀害美国士兵或官员是否合法?”

在枪击案发生前的几周,哈桑得到将被派往阿富汗的命令。他不愿看到那里“每天发生的杀戮与恐怖”,便做好了行凶的准备。

2013年8月28日,在被关押4年之后,哈桑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

无独有偶,2019年4月,26岁的退役士兵马克•多明戈因购买炸弹材料被警方逮捕。多明戈称,他在阿富汗服役时改信伊斯兰教并支持所谓“圣战”,想要为针对穆斯林的袭击“寻求报复”。他计划在加州长滩举行的一个白人至上主义集会上引爆一个土制炸弹,为3月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枪击案的遇难者复仇。

另外,2021年1月25日,新上任的拜登总统发布行政令,推翻了特朗普关于禁止跨性别者参军的禁令。如“翻烧饼”般朝令夕改的政策,令美军士兵成分和内部矛盾越来越复杂。

总而言之,只要美国不放下“世界警察”的身段,继续不加甄别地将罪犯、同性恋甚至恐怖分子收在麾下,就无法停下给自己“埋雷”的脚步。对此,美国国防部似乎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辩解之词了。

栏目主编:张武

文字编辑:李林蔚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朱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